MENU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书摘和笔记)

April 29, 2023 • Read: 1355 • 阅读

书籍信息

  • 作者:林奕含,台湾女作家 1991 - 2017.04.27,上学时被补习班老师性侵,后以自己的经历为原型创作了这本小说,在小说出版两月后 2017 年 04 月 27 日于自家卧室自缢。
  • 出版公司: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2
  • ISBN: 978-7-5596-1463-6
  • 简介:十三岁少女房思琪被五十岁的补习班名师李国华性侵长达五年,最终导致其精神崩溃而发疯的故事。故事的最后因为没有证据,李国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乐园

运用一个你其实并不懂的词,这根本是犯罪,就像一个人心中没有爱却说我爱你一样。

李国华心里并没有爱,却将爱作为性侵房思琪的借口,使得自己的行为变得合理。

“该做的都做了, 不该做的也做了。” " 天啊,房思琪,有师母,还有晞晞,你到底在干吗,你好恶心,你真恶心,离我远一点!"

19,房思琪有向好友刘怡婷求助过,而且是很明显的那种,但刘怡婷没有听懂,与其他人一样在责怪房思琪。

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我从前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24,房思琪必须找一个借口,让这一切变得合理起来,即使这个借口非常荒诞,但为了减轻痛苦,她只能这样告诉自己。

为什么是我不会?为什么不是我不要?为什么不是你不可以?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来这件事很可以化约成这第一幕: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24,个人理解造成这一幕的原因在于,李国华五十多岁,有丰富的阅历(包括性侵的阅历,房思琪不是第一个 也不是最后一个),而房思琪十三岁,刚接触社会,不懂得如何拒绝。

失乐园

李老师是故意任晞晞笨的,因为他最清楚,识字多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40,第一种含义:自己作为语文老师,识字多,用自己博学的人设诱奸学生,一个识字多的人衣冠禽兽。第二种含义,识字多的人不容易被掌控,心思不再单纯。

最终让李国华决心走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47,一个十三岁的女生,美丽、有自尊心,这些本没有什么错。在李国华这里,却变成了性侵房思琪的动力。

从此二十多年,李国华发现世界有的是漂亮的女生拥护他,爱戴他。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说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一个个小女生是在学会走稳之前就被逼着跑起来的犊羊。那他是什么?他是最受欢迎又最欢迎的悬崖。

晓奇在这个关系里明明是受害者,当她向父母求助时,得到的只有指责,并将她赶出家门。当她把事实写到网络上,得到的更是恶毒的嘲讽和咒骂,以及李国华的报复。当房思琪向父母或者朋友求助时,不明真相的她们指责受害者,又将她“赶回”李国华身边,从这一角度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说“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天真的口吻和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和老师在一起” “谁?” “不认识。” “小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82,房思琪向母亲求助过,没有得到相应的帮助,反而母亲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怡婷用手指沾了思琪的脸颊,对着手指上露水般的眼泪说:“这个叫作乡愁吗?”思琪的声音像一盘冷掉的菜肴,她说:“怡婷,我早已不是我自己了,那是我对自己的乡愁。”

84,

每一个被她直载进李国华的小公寓的小女生,全都潜意识的认为女人一定会维护女人,欢喜的被安全带绑在副驾驶座上。她等于是连接学校和他小公寓的那条大马路上先半脱光了她们的衣服。没有比蔡良更尽责的班主任了。

98,很多女生对老师没有提防,尤其是同性的女老师,却不曾想这个女老师竟是这些恶魔的帮凶

她载去老师们的公寓的小女生其实个个是小王子,她们吻醒了老师们的年轻。老师们总要有动力上课,不是她牺牲了那几个女学生,是她造福其他、广大的学生。

99,蔡良明明是帮凶,却试图用这种虚伪借口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李国华想到书里提到过的“创伤后压力候症群”,以前叫做“退伍军人病”的。创伤后压力候症群的症状之一就是受害人会自责,充满罪恶感。太方便了,他心想,不是我感不到罪恶,是她们把罪恶感的额度用光了。

她不知道她花了大半辈子才接受了一个恶魔,而恶魔竟能抛下她。她才知道最肮脏的不是肮脏,是连肮脏都嫌弃她。她被地狱流放了。有什么地方比地狱更卑鄙、更痛苦呢?

168,将李国华比做肮脏的恶魔以及地狱

他瘫坐在地上,说:“我清清白白二十年,做爸爸的人,希望女儿在外面遇到什么样的人,自然会做什么样的人。”

176,我的理解是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将所有的起因都推给晓奇,第二层是,他对自己女儿也动过这种念头,第二层原因更能体现李国华是个怎么样的恶魔

有一次问他:“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呢?” 老师回答:“当初我不过是表达爱的方式太粗鲁。”,一听答案,那个满足啊。没有人比他更会用词,也没有词可以比这个词更错了。

198,明明是性侵,却被一个学文学的老师说成了爱,这个词被李国华用在这里,我只感觉到了恶心。

文学的生命力就是在一个最惨无人道的语境里挖掘出幽默,也并不向人张扬,只是自己幽幽地、默默地快乐。文学就是对着五十岁的妻或十五岁的情人背同一首情诗。

198,

太好了,灵魂要离开身体了,我会忘记现在的屈辱,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又会是完好如初的。这次,房思琪搞错了,她的灵魂离开以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203,在一次粗暴的性侵后,房思琪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老师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幻想破灭之也导致了房思琪最后发疯。

复乐园

如果不是连我都嫌你脏,你还会疯吗?

214,刘怡婷明白了之前房思琪向她发出求救的信息,如果当时怡婷能读懂房思琪想要表达的意思,或许结果会真的不同。

怡婷,你可以写一本生气的书,你想想,能看到的你书的人是多么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222,通过阅读对书中的主角的产生一些共情,无论心情悲伤到何种地步,仍不及主角经历的百分之一。

刘怡婷顿悟,整个大楼故事里,她们的第一印象大错特错:衰老、脆弱的原来是伊纹姐姐,而始终坚强、勇敢的其实是老师。从辞典、书本上认识一个词,竟往往会认识成方面。她忽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车子消失在转角之前,怡婷先别开了头。

223,李国华借用文学的方式,一步一步的对房思琪实施性侵。

他知道 “从前给她看的那些书” 的原话是 “从前伊纹给她们看的那些书”

228,邻居们将房思琪发疯的理由归结于 伊文给她们看了太多的书。

要是能住进这里,一辈子也算圆满了

230,伊纹的搬离和房家人一家人的离开,好像这里不再有悲伤,一片祥和,大楼还是那么的金碧辉煌。不过也是,她们的痛苦,又与其他人何干。

书评

女孩们必须也必然要面对 “被强暴后的自己”,说服自己爱上施暴者,若与自己不爱的人发生关系是污秽的,既然老师爱的是自己,如果真的爱我,就算了。若撕开爱的面纱而奔向丑陋的被后,那就是是赤裸裸的 “社会性谋杀”

后记(作者本身的视角,非小说内容)

最可怕的就是:我所写的、最可怕的事,竟然是真是发生过的事。而我能做的只有写。女孩子被伤害了,女孩子在读者读到这段对话的当下正在被伤害。而恶人还高高的挂在招牌上,我恨透了自己只会写字。

254,因为没有证据,作者只能将自己的经历改编成了小说,她能做的只有写下来,而一切的事情的罪魁祸首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自尊?自尊是什么?自尊不过是护理师将围帘拉起来,便盆塞到地下,我可以准确无误的拉在里面。

作者最后提到了自尊,与失乐园部分一开始提到房思琪的自尊,有着很大的差别,但又能怎么样呢?


幕布笔记链接:https://www.mubucm.com/doc/tronc0ZC5